读书笔记|扶贫,扶对了没有

2017-08-16    作者:张心远
主页菌语

扶贫是个大家都很熟的词,从希望工程,到小额信贷,帮助穷人的政策国家一直都有,但扶贫带来的问题也一直都在——如何物尽其用、精准扶贫?人们不断讨论如何花最少的钱,找到最需要帮助的人,同时,人们也关心,我们可能最终消灭贫穷吗?

今天主页菌推送的读书笔记,试图回答这些问题,欢迎参与讨论。




张心远


中国社科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读书小组负责人



《贫穷的本质》这本书的标题直译是“贫穷的经济学”,其内容主要是,基于发展经济学最常用的随机对照实验的研究成果,对贫穷以及消除贫穷(扶贫)相关的主要问题的总结。本书对“穷人”的界定是每天的生活费(就购买力平价来说)低于99美分的人,在全球约有十亿。本书想要回答的问题是:第一,穷人有其特殊之处吗?如果有,这些是他们受穷的原因吗?第二,对穷人以及贫穷国家的援助在一些特定的事例中是否带来了好处,为什么?


第一章:再好好想想


全书分为十章,第一章相当于绪论,余下每章阐述一个主题。这些主题是对扶贫问题稍有了解的读者都很熟悉的,本书利用丰富的案例和研究数据,试图纠正一些错误的固有观念,引发人们更深一步的思考。下面分章概括其内容。


第二章 :饥饿人口已达到10亿


这一章阐述饥饿与营养的问题。一个对“贫穷陷阱”的常见概括是:穷人因为没钱,不能获得足够的营养,因此无法提高生产力来挣到更多钱,恶性循环。因此作者提出两个假设:第一,如果穷人真的在挨饿,他们应该把手中所有钱都用来买吃的。穷人偶尔有了一点儿多余的钱,会拿来买更多吃的。第二,人们应该把花在食物上的钱尽量拿来增加能量或微量营养素。但研究的数据显示,这两个假设都不成立。最穷的人和稍富的人花费的食物的钱是近似的。食物花费的上涨幅度很低。人们会选择口味更好、价钱更高,而不是更划算的食物。


对此的解释是,穷人缺少的可能不是足够的食物,而是更好、更健康的食物。因为营养带来的生产力提高可能不明显,因此穷人不相信那些有什么用。对穷人来说更重要的是,让自己的生活少一点儿乏味。因此,便宜的粮食补贴或简单的金钱援助并不能解决穷人的问题。不过对儿童及孕妇的直接营养投资会产生巨大的社会回报。


第三章 :提高全球居民健康水平容易吗


这一章关注健康问题。一个矛盾是,我们知道有很多廉价而有效的方法可以改善穷人的健康状况,如净化水的氯、预防疟疾的蚊帐、抗蠕虫药品等,但人们似乎不愿意使用。与此同时,穷人很关注健康问题,把大量的钱花在没有用处甚至有害的解决方法上。


对这个矛盾形成的原因有两个推断:第一,政府的公共卫生和医疗服务者缺乏激励、经常缺席。但研究发现,有针对性地提高了公共医疗机构的可及性之后,人们依然不感兴趣。第二,人们不利用廉价的预防手段来改善他们的健康,恰恰因为这些手段廉价,因此被人们认为没有价值。但又有研究发现,穷人对价格敏感,他们不但会使用免费得到的东西,而且在心理上更容易接受免费或廉价的东西。


因此,真正合理的解释是:首先,正确理解预防性医疗的作用和必要性,需要一定的知识,而这些知识有可能是不符合人们的一些固有观念的。因此穷人可能很难理解它们。其次,穷人为自己的健康花钱,可能只是为了得到一些希望和安慰。他们知道自己没钱去治疗严重的病症,所以只是希望做些什么来让自己感觉好一点儿。


预防性医疗的好处只能未来兑现,代价(时间和金钱)却要马上付出,所以人们都有拖延症。因此,政府或扶贫组织如果能把他们认为有利于大多数人的选择定位为“默认选项”,就能帮助人们接受这个选择。


第四章 :全班最优


这一章探讨教育问题。怎样让穷人的孩子受教育?一种观点认为政府应该尽可能提供免费的教育(尤其是基础教育),另一种观点认为政府需要从经济角度,让父母认为送孩子上学是值得的。这两种观点其实并不矛盾,因为供应和需求同样重要。而现有研究已经证明,给贫困家庭现金补助以让他们的孩子上学的方法,和实施义务教育法律的方法,都有效果。


接下来是教学质量的问题。研究发现发展中国家的许多家长与教师对教育体系有一种期待,即学校的目标是培养精英。家长可能会把全部投资集中在他们认为最有希望成功的孩子身上,而不给或无法给其他孩子哪怕少量的教育机会。教师则容易忽视成绩落后的孩子,而且受到偏见的影响,对底层家庭的孩子更没有信心,除非他们表现得极其出类拔萃。最后这就成为一个自我实现的预期,结果精英家庭的孩子能得到正确的激励,从而更能抓住机会取得好成绩;而穷人一开始就被放弃了。


如果真正的教育公平还很难实现,那对穷人的教育援助起码应该做到:确保每个孩子都能在学校里学好一些基本知识和技能。一些因材施教的实验已经证明这一点很容易实现。可能的方法有:把课程简化到专注于核心知识和技能,明确教师的职责在于帮助每一个孩子掌握这些基础,根据不同的学习进度施教乃至重复施教,奖励学生完成短期目标,等等。


第五章 :帕克苏达诺的大家庭


这一章关注高生育率。在观察到很多穷人都有多个孩子之后,很容易提出的问题是:高生育率和贫穷有关系吗?经济学家加里·贝克尔的理论:更多孩子的家庭,每个孩子得到的食物、教育和医疗资源就会减少,使他们更缺乏竞争力,因此产生贫穷的代际传递。但也有多项实证研究的结论并不符合这一理论。其他证据表明,受更多生育负面影响更明显的可能不是孩子而是母亲。


做出生育选择的关键可能是女性,即女性的受教育程度、找到工作的能力、在家中的财产权和话语权、是否有离婚的自由及离婚后的生存选择。更重要的是女性面临的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环境的压力。


另一方面,对穷人来说,孩子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长期保障的方式,所以生育率下降会带来储蓄的增加,这点被中国和孟加拉国的几项研究证实了。因此,孩子更少的家庭也未必能给每个孩子提供更多的营养和教育资源。


因此,最有效的人口政策可能是,让人们觉得没必要生很多孩子(特别是儿子)。这需要有效的社会保障体系或金融业的发展使人们能够受益于退休金。


第六章 :赤脚的对冲基金经理


这一章讨论穷人的保险穷人的生活中充满了风险,收入和物价波动、健康问题、政治暴动、犯罪、腐败……都有可能瞬间摧毁穷人脆弱的资金链,使他们的生活陷入十分悲惨的境地。一次冲击带来的后果往往就是永久性的。更糟的是,面对风险的压力可能影响人们的认知和决策能力,或带来抑郁的症状。穷人降低风险的方式有:增加工作量,一家人中选择多样化的经济活动,临时性或少数家庭成员迁居,经营他们的农场或小生意时尽量保守,亲戚和熟人间的互助,多生孩子,等。


现代社会抵抗风险的一个重要方式是保险。那么,给穷人提供保险难在哪里?首先,贫穷国家很难对保险公司进行有效管理,也很难对被保险人实行监督。逆向选择、道德风险和欺诈行为都难以防范。这使得很多传统的保险公司不能有所作为。一些面向穷人的小额信贷机构尝试向客户销售保险,但并不成功。现实是穷人的投保需求很低。原因在于,为了降低风险,保险公司倾向于提供只覆盖灾难性问题的险种。但对保险需要现在付费,回报却发生在未来,而且是一个特别不愉快的、让人不愿意去想的未来。人们会本能地逃避去设想这种情况。进一步的,购买保险需要投保人信任保险公司会帮助他们应付灾难,这种信任是难得的,而一个旁人没有获得足够赔付的故事就能轻易摧毁它。尽管保险公司可能有合理的理由,但理解那些复杂的条款是很具挑战性的事。因此,一种可行的方法是,政府为穷人支付部分保险费,让人们逐渐看到保险的好处,从而接受现代保险的运行方式,降低生活中的风险。


第七章: 阉人贷款给穷人:不那么简单的经济学


这一章和下一章关注金融问题。首先讨论贷款。穷人很少能从正规渠道获得贷款,他们更多地会向熟人借钱,或去借高利贷。为什么穷人难以从银行借到钱?因为理论上,他们违约的概率更高,为了收回贷款,贷方需要付出很高的监督成本。即使付出了成本,银行也很难实现有效监督。再退一步说,因为穷人的贷款额通常很小,即使能够收回贷款,利润也非常有限,结果是入不敷出,除非索取高利率。相反,熟人之间借钱的监督成本更低,而高利贷者可以使用非常手段,借款人知道自己会真正受到伤害,因此不敢违约。


穆罕穆德·尤努斯和帕德马贾·蕾迪等人所做的小额信贷机构致力于解决这个问题。他们使用的主要方法是:采取一组人同时贷款的形式,让组员彼此负责、彼此监督;贷款人每周聚会,会上要偿还一定量的钱;对违约者取消贷款权,并动用其在村子里的关系网络,进行非暴力的施压。这些方法有助于降低贷款的管理监督费用。


根据对小额信贷效果的评估,人们得到的小额贷款确实有助于其更加明确自己的目标,如经营自己的小生意,或购买较贵的耐用品。但是,小额信贷并没有彻底改变穷人的生活。因为上述小额信贷的贷款和还款方式还是缺乏灵活性,并且比较排斥冒险——冒险恰恰是一种企业家精神。人们很难利用小额信贷来应付突然的大笔支出,或者开始一项赚钱不那么快的生意。还有一个问题是,如果小额信贷机构因为外来因素(比如政治压力)而产生信用危机时,它就可能崩溃,因为如果该机构没有未来了,那么所有贷款人的理性选择就是不还款。


第八章 :节省一砖一瓦


这一章关注储蓄。穷人经常一砖一瓦地花好多年建房子,而不是多存一些钱然后一次性建成。穷人为什么不存钱?很多穷人没有正式的储蓄账户,但他们也存钱。一种常见方式是轮转基金,成员定期会面,所有人将相同数量的钱存入一个公用钱罐,每次有一个成员拿走钱罐。穷人没有银行账户的一个原因是,开户费和取款手续费过高,而且银行可及性不够。因为操作小额账户的行政成本过高,建更多分行更是浪费和低效的。这可以通过帮助农民得到免费账户,以及建立一些银行代理的形式(比如利用当地的店主收取存款)来改善。


穷人存钱的另一个困难来自于人类普遍的心理因素:当下的诱惑会让人把钱花掉。因此,加入轮转基金,一有点儿钱就把它换成建房子的砖瓦,提前买好下一年要用的化肥……等等,都是防止莫名其妙把钱花掉的方法,也就是为了一个具体目标储蓄的方法。但是,即使银行为穷人提供这类方法,比如一个在规定日期或规定数额前不能取款的账户,人们也可能不去使用。因为人们担心“需要用钱”时取不出钱。这种自我控制的难题每个人都会遇到,但对穷人来说更难。因为他们的目标可能太昂贵,而手中的钱太少,因此需要更严苛而且时间更长的自控力。但如果不存钱,他们就难以在恰当的时候投资提高自己的生产力,抗风险能力也更差,就会更穷。


因此,帮助穷人把目标拉近一点儿,可能是鼓励他们存钱、并去实现长远目标的有效方式。这可以用小额信贷,或者医疗和自然灾害的保险、社会安全网略等帮助提高穷人安全感的方式。


第九章 :不情愿的企业家们


这一章讨论的是穷人的创业和“致富之路”。有人认为,大多数穷人都具有企业家精神,或者只要得到适当的帮助,即使最穷的人也能经营一些小生意。这是对的。但问题是,大多数情况下,穷人经营的小生意赚不了多少钱。因为穷人的生意,在边际收益很高的情况下,总体收益可能很低。而大多数穷人很难借到或者存下足够的钱去扩大生意规模,同时又缺少让自己的生意更赚钱的技术和管理知识。


经营小生意可能只是在没有其他工作时的无奈选择:每个人都可以利用自己的房子开店,而且有充足的时间看店。穷人更向往的是稳定的工作,这可以带给他们安全感和对未来的控制感,让他们更能用长远的眼光看问题,更愿意给孩子的教育投资,更能存下钱,等等。如果城市土地使用和低收入住房政策,以及有效的社会安全网络,能够让农村的穷人更容易搬到城里,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的机会就会增大。摆脱贫穷的可能性也会增大。


第十章 :政策,政治


最后一章讨论政策的有效性问题。很多贫穷国家都有严重的腐败和行政低效问题,使任何扶贫政策都难以落实。如果大部分的援助都到不了穷人手里,研究怎样的援助更有效就变得没意义了。我们都知道,好的经济制度可以鼓励公民投资、积累并发展新技术,从而消除贫困,促进社会繁荣。但是,贫穷国家的统治者可能不会选择好的经济制度,因为他们行为的出发点是自己的利益,而不是公民的。因此,最根本的是要有良好的政治制度,以对统治者施加足够的限制,确保他们不太背离公众利益。


但是,无论从外部还是内部彻底改变一个国家的政治制度都是很难的事。本书作者认为,从底层人民的角度出发,要增强政府职责、减少腐败——即改善政治和经济制度,不一定非得是彻底的改革。例如地方层级的民主制度、有限的反腐措施,或者有利于穷人的科技进步(如可以看到照片的电子投票系统取代只有文字的纸质选票),都能或多或少发挥一些作用。多项研究表明,穷人并不总是盲目的,一些错误的政治行为比如不信任女性领导、基于种族或阶级而不是候选人的政策主张投票等,都是可以被恰当的规则改变的。很多时候只要尽量去避免制定政策时的常见错误:对实际情况的无知、错误的意识形态、沿用旧做法的历史惯性,就能取得有效的改善。这种改善可能最终作用不那么大,但是,了解人们怎样做出决定还是很重要的。


政策不完全是政治决定的。解决大问题可能很难,在改进机制和政策方面,还是有行动的空间。认真了解每个人(穷人、专业人员、公务员、政客)的动机和局限性,通过专注于具体、可测量的计划,或许以某种有限的方式,即使在糟糕的机制环境中,也能制定出有效的政策,促进良好机制的产生。

 

全书的最后,作者总结了五个基本事实,说明这是致力于消除贫困的人(研究者、社会工作者乃至普通人)都应该了解的:


一、穷人通常缺少信息来源,相信那些错误的事情。

二、穷人肩负着生活中的多种责任,因此他们更难去做“正确”的决定。

三、一些服务于穷人的市场正在消失,或是在这些市场中,穷人处于不利地位。

四、贫穷的国家不会因为贫穷或其不堪回首的历史而注定失败。

五、对于人们能做什么或不能做什么,最终常变为自我实现的预言。改变人们的期望不容易,但并非不可能。

在此基础上,理解世界上最贫穷的十亿人的生活逻辑,并且制定切实可行的扶贫政策,才是可能的。


欢迎分享转载,如需转载请联系微信公号:中国社科院公共政策中心 (publicpolicycass);图片源自网络。

如需查询旧文,请登录中心网站 http://www.casscppr.org/。

推荐阅读


END

编辑 | 潘雨晴 戴榕

公共政策 | 专业客观 | 新型智库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