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座一瞄 | 2017宏观经济预测(上)

2017-02-21    作者:徐远

主页菌语

对宏观经济形势的预判,决定了国家经济政策制定调整从哪走,向哪去。然而市场中个体千千万,各种影响交织,纷乱复杂。“准确”预测,难度可知。

 

繁杂中辨规律,正是经济学者的趣味所在。凡事都不是空穴来风,找其因,观其行,鉴其果,越是详实的数据分析,越会离“神算子”更近一步。公号接下来的两期,推出北京大学徐远教授的讲座一瞄,秀一把经济学界通往福尔摩斯之路。

 

主讲人:徐远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金融学副教授

 

年初,国家统计局公布了初步核算的2016年全年宏观经济数据,宏观经济运行总体平稳。1月24日,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徐远教授对此进行了解读和预测,并就与宏观经济紧密联系的房地产市场以及人民币汇率问题展开了具体分析。

 

宏观经济形势:流动性上升,经济回暖

 

去年的宏观经济形势跟过去十多年相比,规律性的东西并没有太多改变。总体来讲,2016年中国经济显著回暖,2017年前半年有望继续回暖,不过由于近几年宏观政策变动对于经济形势影响的加速,以及国际国内形势的变化,后半年的情况还需要继续观望。

 

2016年GDP增速达到6.7%,保6.5%的任务基本完成,似乎也不违背我们到2020年GDP翻番的任务目标。至于如何解读,一方面跟历史数据比,我们可以认为6.7%的增速很低,但另一方面,如果考虑经济减速的大趋势,那6.7%的增速仍在趋势线以上,也并不算差。

 

看短期的经济问题,物价是一个很重要的指标。如果物价上升,说明短期的经济形势比较偏热,供给跟不上需求。2016年12月份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和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数据显示,CPI同比上涨2.1%,PPI同比上涨5.5%。

 

 

图1:CPI和PPI当月同比增幅(2001-2016)

 

现在的基本形势是,CPI比较稳定,从2012年以来一直在2%的水平波动,但是PPI在近一年来大幅上升,从-5%左右一跃上升到了5%左右。如果看环比指标的话,最近11、12月的PPI环比增幅都在1.5%以上,年化以后是百分之十几的增长率。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大幅上涨,说明短期经济过热的情况比较严重,经济发展超出潜在产出。与此同时,工业企业的利润大幅上升,利润率也有明显改善。由于我国的工业生产占GDP比重很高,而且对其他部门有很大的带动做用,所以经济的宏观基本面向好。

 

而2016年经济回暖的原因很清晰,就是流动性上升,利率下降,企业的日子好过了。一方面,从2015年3月份开始,我国整体的社会融资总量改变了以往的下降趋势,开始扭转向上(注:使用的社会融资总量指标是狭义的社会融资总量+中央政府的赤字+地方政府的债务置换,就是考虑所有能和实体经济相关的,能够缓解流动性约束的因素)。

 

另一方面,从贷款的利率来看,现在的利率从高位下降到了5%左右,货币政策比较宽松。值得注意的是,考虑到不同时期的名义利率和PPI的变化,2011年以来的实际利率降幅差不多可以达到10个百分点,上一次这样大幅度的实际利率下降还是在1998、99年。

 

另外,PPI增速要明显大于社会融资总量增速。再将PPI和工业增加值同比做一个比较,也可以看到同样鲜明对比。这两个现象都说明一个问题,就是产出的增加明显小于价格的增加,呈现”“价升量稳“的态势。这是为什么?

 

这跟2015年以来供给侧改革力度的加大有一定关系。在去产能的过程中,一些厂直接不让生产,或者关掉,这些办法是行政的办法而不是经济的办法,它可以管住产量,但是管不住价格。道理很简单,行政管制下的去产能意味着产出和供给的减少,而在流动性增加的背景下,需求是增加的,所以导致了这一轮陡峭的价格上升。而这种上升会持续多久,还要看之后的政策演变。

 

还有一个问题需要理解:PPI大幅上涨的过程中,为什么CPI不跟涨?这与食品类CPI不跟涨有很重要的关系。

 

图2:CPI和PPI当月同比(2009-2016)

 

一直以来,食品类CPI在CPI波动中占有很大权重,此前我国的农业政策一直都是高价收储、满仓、进口保护,人为地拉高了农产品价格。但到2016年,高价收储的力度在减小,个别品种的市场已经开始放松,这降低了粮食、农产品的价格,然后食品类CPI又压低了整体CPI,这是现在CPI增长能维持在2%左右水平的一个重要原因。

 

所以看2016年的宏观经济形势也很简单,就是流动性增加,融资成本降低,所以社会融资总量增加,产出增加。但由于供给侧改革压低了产量,因此产出的增加很有限,从而导致了价格超出往常速度的快速上涨。不过由于食品价格比较稳定,因此CPI没有跟涨。在这个过程中,伴随的现象是企业的利润增加了,这从公布的工业企业利润中有清楚的反应。

 

还有一个重要机制是金融加速原理。简单来讲,如果通货膨胀,企业利润上升,融资成本会下降,企业利润会上升,生产积极性会上升,这时候它借贷积极性也会上升,然后社会融资总量会进一步上升,产出会进一步上升,这是自我加速的过程。所以2016年,特别是12月,在高通胀的情况下,对短期经济有很强的刺激作用,而2017年上半年,这种刺激还会持续。


2017年展望

 

主讲人对于2017年的判断,总的概括就是“继续回暖,前高后看“。预测2017年GDP增速在6.8%左右,PPI同比上涨约5%,CPI同比上涨约2.4%。

 

“继续回暖”是因为受金融加速的影响,高通胀会有一个显著的正向刺激作用。至于“前高后看”,则是因为到2季度中段甚至更早一些,可能会有政策层面的变化,而经济对政策的反应加速,使得后半年是高是低不好判断。

 

货币政策方面,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用词是保持稳健中性,这其实是一个很高的要求,比如想要保持货币供应的速度的话,意味着货币政策执行部门可能需要刹一点车,因为短期它会自我加速,但是刹多少是个技术活。

 

财政政策继续积极,这也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表述,但在实际的执行过程中可能会遇到一些困难,比如地方债置换的问题。

 

通货膨胀方面,根据通胀自我加速的规律,再考虑一些央行可能的货币政策变化,上半年短期内CPI可能会小幅上涨,PPI则会进一步上涨。货币政策可能会很快发生作用,到2季度,PPI可能不再那么高。下半年的情况取决于上半年的货币政策,现在的预期是保持一个稳定中性的基调, PPI会回落,总体上看应该是一个前高后低的局势。


推荐阅读

 

END

整理 | 潘雨晴

编辑 | 徐静婷 林雍钊

公共政策 | 专业客观 | 新型智库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