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座一瞄 | 2017宏观经济预测(下)

2017-02-25    作者:徐远

主页菌语

汇率也是个晴雨表,它反映的,不止是宏观经济的整体走势,还有市场上人们的信心。货币贬值,可能是因为大家都觉得会贬值——自我实现的预期,就是这么任性。

汇率是徐远教授宏观经济预测最后一部分,并附上讲座问答环节的记录,一起来看看能否解答你的疑问吧!

 

主讲人:徐远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金融学副教授

 

 

人民币汇率:短期波动不改长期趋势

 

汇率是人民币和其他货币的相对价格,所以我们不仅要看国内,还要看国际。去年我就说人民币不会破7,虽然中国有各种困难,但是相对于国外,国内的情况还是好的。经济基本面上,我们的经济增速还很快,大规模工业化产生的余威还在,人力资本的积累还在,贸易的盈余还有,而资金基本面上,国内的投资回报率(国债和股票指数)高于美国,所以这些方面是不支持资本外流的。

 

那么该怎么理解8.11汇改以来人民币的贬值呢?其实我们把历史拉长来看,这就是国际货币体系演化过程中的一个阶段性的事件,从1945年的布雷顿森林体系,到尼克松冲击,美元是这么确立它的历史地位的,未来的货币体系中,人民币一定会有一席之地,而8.11就是一个起点。而人民币从盯住美元到不盯住美元,持有人民币的风险增加,国内外的居民、企业都要重新配置资产,外债要还,要增加持有国外资产,这些都是对一次性冲击的回应,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而对汇率的长期趋势的判断,就要回到刚刚说的基本面。从经济基本面和投资基本面看,中国并不比美国差,而且加上投资者对本国的偏好,我认为过去一年多人民币汇率的变化并不会改变长期的趋势。现在看到的微观数据已经开始慢慢稳定了,我判断今年会维持稳定,甚至反转。央行可能的举措是稍微放松一点,那人民币汇率波动的范围会加大,会加速它寻找均衡的过程。

 

对2017年汇率预测变难了,因为波动会加大,我对2017年底汇率的预测是6.8左右。因为波动加大,年中破7的概率存在,但是年底大概率落在6.6-7.0的区间内。

 

讨论环节

 

Q:

关于房产跟其他资产投资回报的比较,美国也有一些研究,可能约束条件不一样,结果是长期来讲股票的投资收益更高,因为房子要扣除折旧和养护的成本。

A:

你说得对,但我们跟美国的约束条件是不一样的。理论上,房子应该算上保险、维护、折旧、房产税,美国的房产税很高的,还有变相房产税,比如纽约有城市税,只要你在纽约有房子就要交,这也是变相的房产税,我算过,把这些东西加上去,美国的房子持有成本少说是3%。但是中国的情况不一样,中国房子的持有成本低,没有保险、房产税这些东西。


Q:

如果我们约束了房租,能够控制房价吗?

A:

你说的这种是短期做价格管制,但其实价格是管不住的。举个例子,理论上现在交易过程中税收是双方负担,但因为是卖方市场,最后这些税实际都是买方负担,你能管得住明的但能管得住暗的吗?管制最后一定会增加摩擦成本,但产生的实际效果会很小。比如说纽约也管制房租,想要控制房价,但是实际效果呢?市场总会产生办法来达成交易。


Q:

之后会放松对房地产的管制吗?

A:

之前立下了军令状,说要让大城市房价环比不上升,所以政府一定会管,但是你不要期望房价降,到时候报出来的数据大概率是平的,但是实际的价格一定是上涨的,为什么呢?我举个例子,几年前某小区一套新房的单价三万五,写到统计局的数是两万二,剩下一万三是装修款,买房的时候要一次性付清。它的实际效果是提高了首付,但真实的房价并没有下来。


Q:

随着互联网+、移动信息等技术的发展,交易成本大幅下降,交易网络也大幅扩大,那这些技术进步对于人口的聚集会产生什么影响呢?

A:

这个问题很重要,在城市发展中讨论挺多的,交通、通讯技术的进步似乎可以让人们不必聚集到城市里。可是,技术的发展最终未必会削弱人口的聚集趋势,因为时间长了人们会发现,还是不那么方便。简单的交流可以通过网络、电话,复杂的交流还是要面对面,这种替代不是完全的。而且,随着收入的增加,时间成本也是增加的,为了更加便利而产生的聚集是不可避免的。如果考虑到其他的基础设施(比如学校、医院),就更难替代了,所以聚集仍是趋势。


Q:

对硬的投资的需求在下降,但是对软的投资的需求在上升,是不是意味着投资回报率会有一个下降的趋势。也有一种说法是利润占比在上升,我们得到的产出更多的被资本拿走了,怎么来理解这个问题。

A:

关于收入分配和长期利率下行的问题,美国有个很重要的现象就是,大概在90年之后,收入分配越来越不平衡,美国的富豪阶层快速膨胀。这个对于长期的资本利润影响其实是恶劣的。富人的储蓄或者投资占比高,意味着整个资本供应量是高的。对硬的投资在减少,实际上投资的需求是在下降的,而供应量高,导致的结果就是投资回报率下降。


Q:

美国如果大规模搞础设施重建或者扩建,会不会对经济有拉动作用?

A:

如果能搞成,当然对经济有拉动作用。不过,美国能不能推动这个事情,是个疑问。此外,这对中国不一定是个好事。如果美国、中国、印度等等都在搞基础设施,那最后就是能源和原材料出口国受益。这样的话中国的GDP增速会上涨,但实际国民收入可能会下降,因为价格涨得太凶。还有一个现象就是我们的进出口受到影响,因为进口价格涨太快。如果是这样,你会看到一个经济的热潮,一部分人会巨富,但是老百姓过得并不好。短期的话,企业的负债会被消解和淹没掉。


Q:

我们现在做地方债置换,但是看数据,地方债务规模是增加的,有没有可能我们是以地方债置换为借口,大规模新增债务。

A:

我的理解是,地方债置换就是为了腾出债务的空间,不做这个,在我们现在的财政收入体系下,地方就没有空间。如果你具体看2016年的情况,因为置换的额度很大,而且地方政府性基金收入,包括土地财政收入增速很快,所以地方政府2016年整体的财务状况很好。


 

推荐阅读

 

 

END

整理 | 潘雨晴

编辑 | 徐静婷 林雍钊

公共政策 | 专业客观 | 新型智库

0